峄城政府网站欢迎您! 365bet体育在线官网_365bet体育线上投注
您当前位置:首页>详细资料

【大众日报·第六版 2020.09.06】斜屋村,见阴铀

来源: 大众日报时间: 2020-09-07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551.png

来到后才知道,枣庄还真的有枣,它在阴平镇的斜屋村,村子就围在枣林里。

村叫斜屋村,但房子绝不是斜着盖,而是村西有座文峰山,地势向东倾斜。车子开近村庄,我也没看到哪里倾斜,只见平野麦黄,杨林墨绿,村里到处是枣树,此时枣花正在盛开。

村口有眼马跑泉。传说唐王李世民在这里打仗,休战后却没有水喝了,口干舌燥时候,他的战马突然嘶鸣一声,前蹄一阵猛刨,地上就冒出一股泉水。今天人们在前面塑了一匹汉白玉战马。我看泉水,就是石灰岩层下几条水线,涔涔流下叮咚有声,没有多大稀奇,倒是对面的雕塑引起大家的兴趣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35.jpg

雕塑也是新近所立,两三米高,大理石圆柱,下粗上收,中间箍一道腰线,上面两只鸟分头静卧,背上驮着老大的圆轮,圆轮上面是舌头般的火苗。奇的是轮上的图案,图案阴刻,线条描黑,尤其醒目。黑线先勾出脸型轮廓,上面两个不方不圆的圈儿,如同瞪大的眼睛,下面一横,横下两道外撇的弧线,像八字胡,胡子下是一个荸荠大的黑窝儿。看上去像漫画脸谱,像鬼怪面具,有人说像骷髅牌,但我没见过。有人说这是象形文字,考古的来过,有的说这是“贝”,有的说这是“晋”,有的说这是“哭”,有的说这是“笑”,但至今没有结论。

这里在古代为侯国,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村里人在地里发现了这东西,谁也不知道这是何物,就用红线串起来,作为吉祥物拴在孩子们的手腕上。后来,懂行的人来了,说这是楚国古钱币,叫阴铀。春秋战国时候,这里属于楚国。算起来几千年了,出土的阴铀居然熠熠生光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39.jpg

大家围着阴铀碑很新鲜地看。有的说,这碑刻得有些意思,钱好啊,你看周边都是火苗,这不就是欲望之火嘛。有的说,驮钱的鸟也对,不用麻雀,麻雀太寒碜;不用燕子,燕子是候鸟,来来去去得不稳;也不用喜鹊,按说喜鹊也合适,它是报喜鸟,可是也不能报喜不报忧啊;乌鸦太丧气,根本就沾不上边儿;就是凤凰最合适,百鸟之王,唯有它和金钱最相配。有的人说,这钱上的表情也很生动,你看它在笑,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有钱花嘛。有人附和说,是的,人们买东西付钱,说成是“花”钱,这个花,是心里头开花啊,有钱花,是最快乐的事情。

大家谈论着走开,还有三两人站在那里端详,不忘有侃。李一鸣说,你看这图像,先看是笑,再看是哭,再看分不出是哭是笑,这里头有辩证法啊,刻碑的人是动了些心思,把钱的道理悟得很深。我说,钱能富人,也能害人,甚至祸人,你看这个钱眼儿很小,是不让人钻进去,钻进去就出不来,这阴铀钱就成了枷锁,成了刑具了。李一鸣看看我,突然笑起来说,对!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42.jpg

我们刚要离开,突然发现下边的基座上,居然还雕出两只手掌,也是阴刻。上头的钱币、火苗和凤凰用了抽象,下边的手掌却是写实,风格上不协调,横生突兀。有人在后边说,这双手是在往上爬呢,他想把那枚钱抓到手里,你看用了多大的力气,手掌都按进石头里,他是压不住心里的欲火了。我蹲下来,把我的手掌对上,石头被太阳晒得热了,热乎乎地传进我的手心,手心开始发烫。我说坏了,我也动了贪念了。一鸣说,快走快走。

此时村子里,路两旁,院宅前后,地头上,全是开花的枣树。最老的一棵枣树二百多年了,兀自站在一家大院外的空地上,粗如坛口,糙皮硬如碎裂的铁片,长到桌子高的时候分出五根粗枝,然后在半空中乱柯抽发,密集的叶子下全是枣花,枣花一簇一簇,就像是蜂蜜粘成疙瘩的金黄小米,带着丝丝甘甜的香气,弥漫了整个村子。人家说香水是没有痕迹的诱惑,可是这枣花香,是没有痕迹的窒息,它浓厚,浓烈,浓郁,被阳光照得干燥,它香得很野,很俗也很雅,香得碰鼻子,塞鼻子,堵鼻子,让人有闷的快感,闷得人张开嘴大口呼吸。那个九儿唱得“手边的枣花儿香”,在这里就太薄气,太轻巧了。许多蜜蜂嗡嗡地飞着,在大家身边盘旋。一只蜜蜂飞近了我,它往我鼻孔里钻,然后又往我耳朵眼儿里钻,是因为我的鼻孔里、耳朵里灌进了花香,蜜蜂是采蜜采累了,也被花香熏醉了,花了眼也软了翅膀,昏头昏脑地把这四个孔眼儿当成了它的蜂巢;我不让它钻它还不高兴,飞起来要落到我的头皮上。我伸手呼啦着这些小东西,嘴还是张开,尽情地呼吸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46.jpg

我们还看到一栋别墅,很现代的欧风建筑。外墙釉面砖,门窗铝合金,前边小花园,门口还有一棵枣树。进到里边,房间分割得也好,三卧室,一书房,卫生间里的龙头都艺术。镇上的人说,这是样板房,以后村民就住进这样的别墅,然后旧村改造,把这里变成旅游区,做民俗,做度假,来客这时候可以欣赏枣花,秋天可以摘枣。村里的土地流转三十年,三十年到期看村民的意见,是否续签合同。有人出主意,还可以把阴铀钱延伸,做成各种工艺品,譬如首饰、挂件儿、项链等等。大家都说,这个点子好!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49.jpg

回程路上,我还是想着石雕座上那一双手。我比对过了,那手掌厚实,五个指头短粗带力,不是握笔杆子、敲键盘的手,更不是弹钢琴的手,是握过锄头铁锨的农民的手。那双手印在石头上,指头是散开的,看不到贪婪,这是村民们对财富对幸福的渴望。而且这里流传着一句话:阴铀阴有,到了阴平,什么都有。

再过一阵子,可以想象,所有的枣树上都挂满了累累红枣,轻轻的秋风吹过来,所有的红枣都微微摇动,在蓝天白云下闪着细细的红芒,那就是乡亲们的阴铀钱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53.jpg


供稿: 大众日报    来源:大众日报   审核人:魏光宇

【大众日报·第六版 2020.09.06】斜屋村,见阴铀

发布时间:2020-09-07   来源:大众日报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551.png

来到后才知道,枣庄还真的有枣,它在阴平镇的斜屋村,村子就围在枣林里。

村叫斜屋村,但房子绝不是斜着盖,而是村西有座文峰山,地势向东倾斜。车子开近村庄,我也没看到哪里倾斜,只见平野麦黄,杨林墨绿,村里到处是枣树,此时枣花正在盛开。

村口有眼马跑泉。传说唐王李世民在这里打仗,休战后却没有水喝了,口干舌燥时候,他的战马突然嘶鸣一声,前蹄一阵猛刨,地上就冒出一股泉水。今天人们在前面塑了一匹汉白玉战马。我看泉水,就是石灰岩层下几条水线,涔涔流下叮咚有声,没有多大稀奇,倒是对面的雕塑引起大家的兴趣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35.jpg

雕塑也是新近所立,两三米高,大理石圆柱,下粗上收,中间箍一道腰线,上面两只鸟分头静卧,背上驮着老大的圆轮,圆轮上面是舌头般的火苗。奇的是轮上的图案,图案阴刻,线条描黑,尤其醒目。黑线先勾出脸型轮廓,上面两个不方不圆的圈儿,如同瞪大的眼睛,下面一横,横下两道外撇的弧线,像八字胡,胡子下是一个荸荠大的黑窝儿。看上去像漫画脸谱,像鬼怪面具,有人说像骷髅牌,但我没见过。有人说这是象形文字,考古的来过,有的说这是“贝”,有的说这是“晋”,有的说这是“哭”,有的说这是“笑”,但至今没有结论。

这里在古代为侯国,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村里人在地里发现了这东西,谁也不知道这是何物,就用红线串起来,作为吉祥物拴在孩子们的手腕上。后来,懂行的人来了,说这是楚国古钱币,叫阴铀。春秋战国时候,这里属于楚国。算起来几千年了,出土的阴铀居然熠熠生光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39.jpg

大家围着阴铀碑很新鲜地看。有的说,这碑刻得有些意思,钱好啊,你看周边都是火苗,这不就是欲望之火嘛。有的说,驮钱的鸟也对,不用麻雀,麻雀太寒碜;不用燕子,燕子是候鸟,来来去去得不稳;也不用喜鹊,按说喜鹊也合适,它是报喜鸟,可是也不能报喜不报忧啊;乌鸦太丧气,根本就沾不上边儿;就是凤凰最合适,百鸟之王,唯有它和金钱最相配。有的人说,这钱上的表情也很生动,你看它在笑,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有钱花嘛。有人附和说,是的,人们买东西付钱,说成是“花”钱,这个花,是心里头开花啊,有钱花,是最快乐的事情。

大家谈论着走开,还有三两人站在那里端详,不忘有侃。李一鸣说,你看这图像,先看是笑,再看是哭,再看分不出是哭是笑,这里头有辩证法啊,刻碑的人是动了些心思,把钱的道理悟得很深。我说,钱能富人,也能害人,甚至祸人,你看这个钱眼儿很小,是不让人钻进去,钻进去就出不来,这阴铀钱就成了枷锁,成了刑具了。李一鸣看看我,突然笑起来说,对!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42.jpg

我们刚要离开,突然发现下边的基座上,居然还雕出两只手掌,也是阴刻。上头的钱币、火苗和凤凰用了抽象,下边的手掌却是写实,风格上不协调,横生突兀。有人在后边说,这双手是在往上爬呢,他想把那枚钱抓到手里,你看用了多大的力气,手掌都按进石头里,他是压不住心里的欲火了。我蹲下来,把我的手掌对上,石头被太阳晒得热了,热乎乎地传进我的手心,手心开始发烫。我说坏了,我也动了贪念了。一鸣说,快走快走。

此时村子里,路两旁,院宅前后,地头上,全是开花的枣树。最老的一棵枣树二百多年了,兀自站在一家大院外的空地上,粗如坛口,糙皮硬如碎裂的铁片,长到桌子高的时候分出五根粗枝,然后在半空中乱柯抽发,密集的叶子下全是枣花,枣花一簇一簇,就像是蜂蜜粘成疙瘩的金黄小米,带着丝丝甘甜的香气,弥漫了整个村子。人家说香水是没有痕迹的诱惑,可是这枣花香,是没有痕迹的窒息,它浓厚,浓烈,浓郁,被阳光照得干燥,它香得很野,很俗也很雅,香得碰鼻子,塞鼻子,堵鼻子,让人有闷的快感,闷得人张开嘴大口呼吸。那个九儿唱得“手边的枣花儿香”,在这里就太薄气,太轻巧了。许多蜜蜂嗡嗡地飞着,在大家身边盘旋。一只蜜蜂飞近了我,它往我鼻孔里钻,然后又往我耳朵眼儿里钻,是因为我的鼻孔里、耳朵里灌进了花香,蜜蜂是采蜜采累了,也被花香熏醉了,花了眼也软了翅膀,昏头昏脑地把这四个孔眼儿当成了它的蜂巢;我不让它钻它还不高兴,飞起来要落到我的头皮上。我伸手呼啦着这些小东西,嘴还是张开,尽情地呼吸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46.jpg

我们还看到一栋别墅,很现代的欧风建筑。外墙釉面砖,门窗铝合金,前边小花园,门口还有一棵枣树。进到里边,房间分割得也好,三卧室,一书房,卫生间里的龙头都艺术。镇上的人说,这是样板房,以后村民就住进这样的别墅,然后旧村改造,把这里变成旅游区,做民俗,做度假,来客这时候可以欣赏枣花,秋天可以摘枣。村里的土地流转三十年,三十年到期看村民的意见,是否续签合同。有人出主意,还可以把阴铀钱延伸,做成各种工艺品,譬如首饰、挂件儿、项链等等。大家都说,这个点子好!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49.jpg

回程路上,我还是想着石雕座上那一双手。我比对过了,那手掌厚实,五个指头短粗带力,不是握笔杆子、敲键盘的手,更不是弹钢琴的手,是握过锄头铁锨的农民的手。那双手印在石头上,指头是散开的,看不到贪婪,这是村民们对财富对幸福的渴望。而且这里流传着一句话:阴铀阴有,到了阴平,什么都有。

再过一阵子,可以想象,所有的枣树上都挂满了累累红枣,轻轻的秋风吹过来,所有的红枣都微微摇动,在蓝天白云下闪着细细的红芒,那就是乡亲们的阴铀钱。

微信图片_20200907093653.jpg


供稿: 大众日报    来源:大众日报   审核人:魏光宇